智能機器人 無障礙瀏覽 高級搜索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文化廳 > 文旅要聞 > 他山之石> 劇目評論

話劇《柳青》:讓生活的暖流涓涓匯入藝術之河

來源:中國文化報 發布時間: 2019-06-10 13:45:32 撰稿人:秦毅 瀏覽次數:1081

分享:



   

 6月2日晚,文華薈萃、群星閃爍,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閉幕式在上海大劇院盛大舉行,現場揭曉了第十六屆文華大獎獲獎劇目名單并進行頒獎。由西安演藝集團西安話劇院創排的大型原創話劇《柳青》從38臺劇目中脫穎而出,獲得了全國專業舞臺藝術最高獎文華大獎。

 這是繼話劇《麻醉師》在上屆中國藝術節上獲得“第十五屆中國文化藝術政府獎——文華大獎”后,西安話劇院在這一國家級文化藝術盛會上的再度綻放,讓陜西省成為連續兩屆獲得文華大獎的省份之一。

 在致敬中扎實創排

 作為唯一一部代表陜西省參加本屆文華大獎角逐的劇目,話劇《柳青》于5月25日、26日連續兩日在上海外高橋藝術中心演出,感動了無數觀眾。劇場內,150分鐘的演出, 35次雷鳴般的掌聲,演出結束,全場觀眾起立,為舞臺上的藝術家們鼓掌,為柳青叫好,也為話劇《柳青》喝彩。

 柳青是陜西文學乃至中國現代文學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20世紀50年代末,長篇小說《創業史》的問世讓中國文學界沸騰,讓中國文壇的視線聚焦陜西,聚焦陜西的“農民作家”柳青。這不僅僅是因為柳青潛下身子、扎根皇甫村14年所創作的這部作品,真實、客觀而又充滿激情地再現了時代變革的浪潮,更是因為“深入到農民群眾中去,同農民群眾打成一片”的柳青,所展現出的創作態度,以及他為誰創作、為誰立言的人生選擇。

 西安話劇院院長任雪迎認為,柳青的故事就是所有虛心向人民學習、向生活學習,始終把人民的冷暖、人民的幸福放在心中,把人民的喜怒哀樂付諸筆端的千千萬萬文藝工作者的故事,就是千千萬萬俯首甘為人民的學生的黨員干部的故事。

 在這樣一個現實背景下,2016年,在陜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西安曲江新區管委會和西安演藝集團的大力關注和支持下,西安話劇院開始籌備話劇《柳青》這個選題。

 話劇《柳青》并不是一個很容易創作的劇目,需要對柳青的精神有深度的了解,對柳青的作品、柳青的生活非常熟悉,能夠真正地走進柳青的精神世界。話劇《柳青》在立項時,多位專家曾表示:“題材非常好,但是劇本創作難度太大。”為了詮釋好這一陜西作家的杰出代表,任雪迎想到了唐棟。2016年唐棟為西安話劇院創作了以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麻醉科副主任陳紹洋為原型的話劇《麻醉師》,該劇獲得了文華大獎和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同為陜西人,唐棟對柳青的生活并不陌生。但為了寫好《柳青》,光是重新研讀《創業史》,唐棟就花了兩個月時間。

 其實,唐棟的心里也有著一個“柳青情結”。唐棟說,自己是柳青的粉絲,很小的時候就讀過柳青的書。“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是我來到西安,剛下火車就看到柳青。直到現在,我還記得與他對視的那一刻,這也是我和柳青的一面之緣。”

 為了這份情結、這份感動,為了創排好《柳青》,主創團隊多次前往皇甫村采風,扎扎實實地向人民取經。劇組上下克服困難,除了搜集大量文字資料,還多次拜訪柳青的長女劉可風,聽她口述歷史,還原了一個生動形象又感人至深的柳青。

從策劃選題到創作排練,歷時三載,凝聚了西安話劇人的心血,精心打造的話劇《柳青》甫一問世,便散發出深邃的思想光芒。

 像柳青一樣扎根群眾

 “話劇《柳青》的時代魅力,首先體現在其鮮明的人民性。柳青的一生就是為人民書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這一創作精神的生動實踐。”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這樣評價。

 “柳青的時代對我是陌生的,然而舞臺上,柳青及皇甫村不再是‘他者’,而是我們的人生燈塔……”2018年9月,話劇《柳青》在西安首演,市民陳蘇芳與家人走出劇場時,她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立即重讀一遍《創業史》。在話劇《柳青》中,《創業史》里的人物和故事與皇甫村里的人物和故事、作家柳青與舞臺形象柳青奇妙地交融在一起,敘述方式的創新形成了強大的戲劇張力。通過從藝術形象回溯生活原型這樣高明的敘述手段,話劇《柳青》讓小說中的人物走到柳青身邊,讓話劇和小說這兩個文本取得精神上的內在聯系。這樣的藝術匠心,有時甚至以生活流的狀態呈現出來,令整部話劇既有生活的質感,又充滿了藝術加工的“肌理感”。

 自首演以來,話劇《柳青》開展了60余場演出,收獲了觀眾一致好評。2019年3月15日至4月30日,《柳青》進行了首輪全國巡演,歷時47天,跨越5000公里,歷經北京、邯鄲、保定、天津、濟南、南京、寧波7個巡演城市,取得了較大社會反響,把“像柳青那么接地氣,那么能夠跟老百姓融在一起”的精神和力量帶給了觀眾。

 復旦大學學生陳輝艷表示:“這部劇給了年輕人很多啟迪。柳青在劇中提到,年輕人要有知識的積累、生活的積累、思想的積累。對此,我們青年一代要踏踏實實思考,做一些事情,真誠地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做一個大寫的人。”“柳青讓我想起了保爾·柯察金,想起了牛虻,想起了約翰·克里斯朵夫,想起了所有那些把追求真理當作畢生使命、為他人謀福利,一生潔白無私、坦蕩無畏,用自己生命點亮人類歷史漫漫夜空的英雄們。‘柳青精神’像一座燈塔指引著我們,讓我們思考青年人該如何度過自己寶貴的一生。”一位觀眾這樣表示。

 回顧《柳青》的創作歷程,任雪迎表示,劇作出爐后,每一場演出結束,主創團隊都向觀眾征求意見,在全國巡演的路途中,《柳青》劇組仍安排了專人收集聽取每場觀眾意見,邊演邊改,編劇修改劇本6次,導演調整7次,細微調整更是不計其數。“我們珍視所有觀眾的意見,希望從生活和人民中汲取更多養料。”

 中國藝術節是具有全國性、群眾性的重要文化藝術節日,是我國規格最高、最具影響力的國家級綜合性文化藝術盛會,能在這樣的舞臺上講述陜西故事、展現陜西風采、彰顯陜西魅力,西安話劇院全院上下無不珍惜重視。

 “你要把你的潑勁兒拿出來,頭揚起來!”“在這個時候,你的人物內心活動是怎樣的,現在這樣就很好,把握住最初的感覺。”在完成首輪全國巡演后,《柳青》于5月12日正式進入了沖刺備戰階段,在西安話劇院新城劇場內,該劇導演傅勇凡指導演員排練的聲音不時響起。同時,全體演員逐場次嚴密摳戲,精雕細琢,讓《柳青》以最佳的姿態呈現在中國藝術節的舞臺之上。西安演藝集團及西安話劇院上下希望,在未來,《柳青》及更多的優秀之作能像人民作家柳青一樣,滿懷熱情地接受人民群眾的檢閱。

 “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期間,《柳青》在上海演出,我們有過擔心,因為這部劇有很多‘農村戲’,為了貼近生活,我們也運用了不少陜西土話方言,上海觀眾會不會聽不懂?能不能接受?但事實證明,好的作品是不分地域和類型的,觀眾反映非常熱烈,謝幕時很多觀眾遲遲不愿離去。”6月3 日,《柳青》載譽而歸,隨團隊回到西安的《柳青》藝術總監翟衛國在機場表示,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是上級單位的關心支持、主創團隊的扎實付出、普通觀眾的一路陪伴共同融匯的結果。據介紹,今年9月,話劇《柳青》將開啟獲獎后的新一輪全國巡演,向更多觀眾展示西安文藝精品的風采。

 柳青是中國當代文學史中的重要作家,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典范,為后世留下了一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貴精神財富。西安演藝集團董事長寇雅玲表示,當我們深入研究柳青的時候,我們深深地被柳青的精神所打動,我們現在講要以人民為中心,柳青可以說是以人民為中心的典范,更是我們文藝工作者扎根群眾、用心創作的學習典范。

 向人民呈上滿意之作

 文藝是人類精神的棲息地,用作品體現精神力量和價值追求,弘揚真善美、傳遞正能量,是西安文藝工作者的一貫追求。在舞臺之外,很多業內專家說,話劇《柳青》讓他們感受到了陜西文藝工作者始終堅定不移地沿著現實主義的創作道路前進的勇氣和行動,以及陜西文藝創作一脈相承的優良傳統。中央戲劇學院名譽院長徐曉鐘說:“這樣的現實主義表演的特征——濃厚的泥土氣息,是西安話劇院的藝術財富,也是我們中國話劇藝術的財富。”

 “圪蹴”是陜北地區和關中地區以及河北南部、河南北部地區的方言,意思為蹲,是一種帶有濃濃泥土氣息的習慣性動作。作為一種意象,“圪蹴”在劇中不再是一個簡單動作,而是一種狀態,是一種與群眾交心、融入人民之中的生命選擇。只有圪蹴在柳青身邊,圪蹴在人民中間,才最能夠獲得藝術的真諦。

 西安演藝集團是一家在文化體制改革大潮中應運而生的國有企業,在涅槃中煥發了生機。成立7年來,不僅成了西安文化藝術的引領者、地域文化的推廣者,更是將文化藝術帶進了普通百姓的生活中。作為國有文化企業,西安演藝集團始終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注重于作品之中傳達向上、向善的正能量,讓藝術不僅優雅,而且更有溫度。2016年,同樣由西安話劇院以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麻醉科副主任陳紹洋為原型創作的話劇《麻醉師》,在第十一屆中國藝術節上獲得了第十五屆文華大獎。任雪迎表示,西安話劇院能夠連續兩屆獲得文華大獎,和一直以來堅持現實主義題材創作,始終堅持關注現實,自覺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創作方向有緊密關系。

 《麻醉師》和《柳青》這兩部作品深受歡迎,說明了觀眾不是不愛看主旋律作品,相反,主旋律作品有更能打動老百姓、更能引發觀眾共鳴和共情的地方。西安話劇人將進一步講好現代題材具有現實意義的當代故事,圪蹴在群眾之中,踏踏實實搞創作,用立意高尚、藝術精湛的作品去鼓舞人、感染人、引導人。

 任雪迎表示,未來的西安話劇院將繼續在深耕現實題材的道路上走下去,“我們希望在未來,創作出更多的優秀作品,能像人民作家柳青一樣,滿懷熱情地走到人民群眾中去,用作品展現時代魅力,吹響‘逐夢新時代’的藝術號角。”

相關新聞

網站幫助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負責聲明 隱私聲明

4星组选24怎么才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