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機器人 無障礙瀏覽 高級搜索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文化廳 > 文旅要聞 > 他山之石> 文化視點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下的非遺保護體系

來源:中國文化報 發布時間: 2019-06-11 09:58:19 撰稿人: 瀏覽次數:1388

分享:



   

在長期生產生活實踐中,我國各族人民創造的豐富多彩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中華民族智慧與文明的結晶,體現出中華民族綿延不斷、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是聯結民族情感的紐帶。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非物質文化遺產對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定文化自信,實現我國經濟社會全面、協調發展和可持續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具有重要意義。

作為2019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主會場活動之一,6月8日,由文化和旅游部、廣東省政府主辦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中國實踐”論壇在廣東省廣州市城市規劃展覽中心舉行。來自全國40多所高校和研究機構的學者、非遺代表性傳承人、非遺保護工作者等200多人參加了論壇,共同為推動我國非遺保護實踐和理論研究搭建合作交流平臺。

活動由主論壇和兩個分論壇組成,其議題分別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中國實踐”“國家戰略視野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精準施策和可持續發展”。主題發言既有宏觀的概念分析、文獻解讀,也有大量的具體事例分析,總結了我國非遺保護的實踐經驗和特色做法,闡述了非遺保護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戰略的內在關系,深化了中國特色的非遺保護理論體系,代表性強、發言質量高且形成了精彩的回應、交鋒。

論壇提出,中國非遺保護工作既要遵守國際理念、國際規則,又要與具體國情、國家戰略相結合,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理念和模式。論壇建議,要加強學科意識、問題意識、實踐意識、發展意識、融合意識、國際意識,共同推動非遺保護工作。

本報特摘發主論壇5位嘉賓的發言,以饗讀者。

非遺保護的國際合作機制與中國實踐

巴莫曲布嫫(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民俗學會副會長)

習近平總書記“堅定文化自信,是事關國運興衰、事關文化安全、事關民族精神獨立性的大問題”這一論斷,為我們繼續做好非遺保護工作和學術研究,推動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進一步發現問題、篩選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指明了方向。2019年既是《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通過16周年、生效13周年,也是我國加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15周年的重要年份,在地方、國家和國際層面開展的非遺保護工作也走過10多年的歷程,為我們討論和評價《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創建的國際合作機制及其作用和價值,提供了實踐性總結、反思的可能。

“申遺”與“履約”是締約國的法定權利和義務,有著不可分割的責任連帶關系。兩者的有序銜接,對鞏固我國非遺保護所取得的重要成果,對地方、國家和國際層面的保護策略都將產生積極影響;對維護國家文化利益和我國作為負責任締約國的國際形象,乃至對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的民心相通,深化次區域、區域和國際層面的文明交流互鑒,推動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偉業,也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和積極的社會文化效應。

我國政府一向堅持“申遺”工作與“履約”工作的高度統一。首先,我國將國家層面的項目申報工作整合為參與國際合作的具體行動。昆曲、古琴藝術等40個遺產項目先后列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名錄名冊,使得豐富多樣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通過申遺實踐進入國際語境,不僅展現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概括的中國人民“偉大創造精神”“偉大奮斗精神”“偉大團結精神”“偉大夢想精神”,也從多方面與國際社會一同為實現《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的宗旨作出了切實貢獻。

中國持續開展的申遺實踐有的放矢、相輔相成,從整體上提升了非遺的可見度,不僅見證了世界文化多樣性和人類創造力,也為深化文明交流互鑒、增進國際理解提供了有效途徑。

與此同時,我國定期開展國家層面的履約工作,認真履行締約國法定義務,贏得了廣泛認可;持續關注存續力受到威脅的非遺項目,關注保護計劃的有效性;密切跟蹤《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的發展,貫徹可持續發展原則;試點開展“3+N行動計劃”(即每年1個聯合行動計劃、1次論壇研討、1份工作總結,加上N項具體保護實踐活動),以聯動保護機制促進能力建設。這些探索共同構成了非遺保護的中國實踐,并推動中國在國際合作交流中脫穎而出。

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非遺保護方式

宋俊華(中山大學中國非遺研究中心教授)

我國在非遺保護領域有不少成功的探索和經驗。

第一,創新發展了非遺保護理念。國際非遺保護理念主要體現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操作指南以及相關的非遺保護倫理原則之中。我國在此基礎上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定程度上突出了非遺保護的目的性和平等、相互尊重理念,強調了非遺交流互鑒,肯定了非遺的發展創新;此外,文化和旅游部倡導的“見人見物見生活”,是非遺保護實際工作中的操作性理念,是在實踐中高度凝練出來的。

第二,建立有中國特色的非遺保護法制體系。我國制定了科學有效的非遺保護政策體系,通過政策引導百姓對非遺項目的關注和參與,也體現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高非遺項目可見度的要求。同時,建立了相對完備的非遺保護法律體系,包括國家層面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地方性的非遺保護法規,以及各類綜合性、專門性的法律法規。此外,建立了有中國特色的非遺保護制度體系。我國有非遺四級名錄制度、四級管理機構和制度,也有聯席會議制度、專家委員會制度、各級政府與保護單位相關制度等,共同構成了我國相對健全的法律法規政策制度。

第三,提出符合中國國情的非遺保護方式,包括搶救性保護、生產性保護、整體性保護。搶救性保護是以物化記錄的方式延續非遺生命,非遺代表性傳承人搶救性記錄、非遺代表性項目記錄是具體操作。生產性保護以自我造血方式來激發非遺生命力,很多門類的振興計劃實際上和生產性保護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整體性保護則以修復生態的方式確保非遺生命力,設立文化生態保護區,以及保護傳統村落就是典型體現。

第四,提升了中國非遺的保護能力。首先,積極開展培訓活動,激活非遺傳承能力,例如多種類型與層次的培訓班、工作站、非遺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等。其次,在非遺展示、展覽、調查、研究、傳承、傳播等方面,開展大量宣傳、培訓活動,大力推進非遺進校園,有效提升非遺保護能力。再次,提升非遺研究能力,包括成立了大量非遺研究機構,初步建立了專門的非遺學科,設立了許多非遺研究課題,開展非遺研究生培養等。

從現代治理角度看非遺保護的中國經驗

高丙中(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非遺保護在中國不僅是一個文化項目,而且是基于一系列制度建設的社會活動。它傳播了文化多樣性的理念,樹立了非遺保護意識,動員了千百萬公眾,吸引了媒體的聚焦和各類院校師生的參與,催生了新產業和新學術,介入了美麗中國、生態文明、城市包容、特色小鎮、鄉村振興、精準扶貧等國家重要議題,成為推動現代國家建設的積極因素。在加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的170多個國家中,中國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中國的收獲也是十分喜人的。

中國的非遺保護從來不是單純的文化遺產事務,而是中國不斷改善、提高現代國家治理水平的整體改革、全面發展的有機組成部分。中國非遺保護的項目設計與實施既要解決專業性的問題,也要解決和國家體制建設、機制培育的兼容性的問題。

中國的非遺保護全面開創了文化領域的現代治理模式。非遺保護的基本工作是通過專家在民間發現文化項目并認定其遺產價值,然后經過傳承人群同意后向主管機構提出申請,主管機構組織專家對申請進行專業評價后選出推薦項目,最后經過行政程序命名為法定的非遺代表作。與其他文化事務不同,非遺保護是多主體精誠合作才能夠成功開展的公共事務。

中國的非遺保護涉及四級名錄體系下的數萬個項目,它們的產生與保護是多方持續合作的產物。首先是文化主管機構與多學科學者群體的合作,由其共同制定申報評定規則;其次是文化主管機構、專家委員會與非遺傳承人群的合作,他們發現民間各項文化現象,形成申報文件,經過專家獨立評審和行政認定,確立為各級非遺代表性項目,再通過從縣級政府到國務院的公布進入法定名錄;再次,后續等傳承人搶救性記錄工作、傳習所運作、非遺進校園、項目參加展覽展演等各項工作,涉及各種公司、非營利組織、媒體和學校的組織和參與。

非遺概念的引入與發展不僅為我國的文化遺產增加了新對象,為我國的公共文化增加了新項目,而且催生了我國文化領域的新體制、新機制,其中最核心的是形成了調動各種社會力量積極性、滿足不同主體需要的公共文化創新與管理模式,以文化領域成功的范例極大豐富了現代國家治理的經驗。文化領域的這種多主體治理模式在非遺保護的經驗積累中也經歷了一個不斷調整改進的過程。非遺保護啟動初期,政府主導發揮較大的作用,而在保護工作走上正軌后,非遺社區、傳承人群的主動性更受重視,因而著力于他們能力提升的研培計劃、傳統工藝振興計劃等重大項目成為保護工作的重心。

非物質文化遺產與中國傳統節日的保護傳承

蕭放(北京師范大學社會學院教授)

中國傳統節日的復興與非遺保護工作密切相關。傳統節日是優秀民俗文化的載體,優秀民俗文化又是民族的根和魂。

迄今為止,有上百項傳統節日入選國家級非遺名錄,說明國家在非遺保護過程中非常重視傳統節日。春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重陽節這些傳統節日,以及很多少數民族節日,如苗族坡會、瑤族盤王節、彝族火把節,包括對歷史人物進行祭祀的節會或祭典,都有非常重要的文化凝聚作用。它們是人民性的非遺活動,具有文化復興的重大意義,是社會團結、物產交流、精神安定的重要文化資源。

中國傳統節日是在長期歷史發展中形成的特殊事件制度,承載著豐厚的歷史文化內涵,是民眾精神信仰、審美情趣、倫理關系與消費習慣集中展示、傳承的文化空間。這些節日雖然具有時間性,但也是非遺展示傳承和教育的重要載體。比如在汨羅祭祀屈原,屈原的家國情懷在當下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端午節強調的協力同心精神在當下同樣有著特別重要的意義。

這些年我國非遺保護工作做得好。主管部門積極發揮作用,而政府主導是節慶非遺傳承、保護的重要保障。例如,在非遺傳承保護實踐中,政府建立了完善的機制、保護機構,并采取資金扶持措施,開展了節慶非遺項目的普查和記錄,重視節慶非遺資料整理入庫以及成果出版,通過節慶活動開展非遺項目的活態傳承,并開展與節慶非遺相關的教育培訓等。此外,廣泛的社區參與、尊重群眾的創造力、文旅融合推動非遺活態轉化等,也是非遺保護工作取得優異成績的重要原因。

在節慶非遺傳承過程中,應該特別強調節慶的精神內涵。節慶活動不是簡單的群體活動,每個節日都有特定的主題。要緊扣當下社會文化建設和文化傳承的需要,把節慶內涵提煉出來,讓節日擁有更強的生命力。要堅持節慶儀式活態保護的原則,尊重民眾生活,以及依靠文化自身邏輯所進行的文化創造,尊重民眾的活態保護創造力。要堅持多元主體參與的共建共管共享機制,綜合運用多種保護方式。要以傳承人為中心,激活社區內生動力。

反哺與再造傳統工藝

邱春林(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研究員)

當前我國傳統工藝呈現市場冷、文化熱的局面,但傳統工藝蘊含著豐富的傳統文化資源,具有強大的潛力。

傳統手工藝可以為社會提供多樣化的文化服務內容。在當今后工業和信息化時代,傳統工藝所帶來的生產、生活方式以及文化空間是百姓可直接“觸摸”的歷史,是全體民眾可集體懷想的“鄉愁”。通過長期的遺產保護實踐,政府和社會各界逐步意識到傳統工藝可以為社會提供文化服務,比如借助傳統工藝講歷史故事、講工匠精神,活化大都市工業遺產、傳統村落和街區,開展人文觀光和體驗式旅游。

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傳統工藝也緊跟時尚美學,生產創意化的時尚產品。這種符合當前審美潮流的生活美學,使得傳統工藝能夠得到更廣泛的關注。

傳統工藝生產未來的主流形態是做到小、精、美、強。這在一定程度上尊重了傳統工藝的發展規律,也符合當今的國情。

首先,未來傳統工藝應該是朝著生產與觀光體驗相結合、家族式、小而精的小微企業方向發展,強調靈活經營、風險可控、純手工制作、專出精品。其次,要做到“小而美”,強調文化服務能力。今天的傳統工藝應該做到工坊美、產品美,工匠本身也要人格美。比如現在很多傳統工藝做的是“粉絲”經濟,要求跟消費者有效、真誠的溝通,滿足他們的文化需求。最后,要做品牌化,讓生產和文化服務并舉,做到“小而強”。現在打著傳統工藝旗號的工作室很多,但大多是粗放型的。創新是個反復“試錯——修正”的過程,只有產品得到市場認可才算真正完成一次創新行為。例如,每個宜興紫砂工作室都應該讓消費者走得進去,坐得下來,交得到朋友,聊得了文化。而且紫砂產品只有保證純手工生產,強調藝術創意,精工精制,才能具備工業化產品所不能比擬的文化附加值。如此一來,每個紫砂藝人的工作室看著是小的,整個紫砂行業卻是強的。

隨著工業化和人工智能成長為主要的社會生產力,傳統工藝硬實力在競爭中處于弱勢,但文化軟實力則越來越突出,在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和向全社會提供多彩的文化服務方面具有巨大潛力。振興傳統工藝的生產力,應該尊重手工生產方式和規律,以創意為驅動力,提供差異化的文化產品;以體驗為手段,提供優質的文化服務,傳遞優秀的精神價值。

相關新聞

網站幫助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負責聲明 隱私聲明

4星组选24怎么才算中奖